巴士财经网-财经问答百科资讯-财经频道动态

宝贝乖张腿,疼好深:异性朋友的友情炮

山水 141 0

最后她还是择了规矩适宜的风格,不是传统比基尼的形式,遮蔽的部分略微扩大几许,选的泳衣也是连体面积大的,毕竟还要考虑到程铮在一旁,免得到时候尴尬。

尴尬?黎茵想你现在倒想起来有程铮这号人,可不贼尴尬,人家只是想看你一个的呢。

易丹痛心的刷完卡后,拖着黎茵径直离开购物中心,已经到了午饭点,出了门后两人就往周围的饭店走去,就近解决。

中午的车流人流涌动嘈杂,下班闲逛聚集在一起,煞是一番翻腾热闹。马路人行道形形色色的人影流窜,车辆收尾接的紧密,想离开这处要颇费些时间。

挨着商场矗立的是体育馆,庞大的巨物夹在接天的高楼大厦显得难言的怪异,不少身着球衣队服的运动员三三两两从出口离开,单车靠在一旁,有的骑着小电炉或者开着车来,似乎是训练了很长时间的缘故,男孩们身上都淌着汗,走路带风,潇洒帅气。

赵书铭也在里面,今天他们是和另一学校打训练赛,从早一直练到现在,他和队里另一个主力苏黎正在探讨着对策,对刚才对抗过程中一些失误进行复盘。

赵书铭是体育生,目前在省队待着,磨炼了一年抛去了幼稚的冲动,多了份沉稳,马上就快到选拔,他想争取能不能进入到国家队里。

打篮球是他一直的梦想,所以他在队中也是最为刻苦努力。

他和苏黎正说着改进思路,却听到他喊:“唉,铭哥,你看那不是你一直在追的姑娘吗?”

 文学 赵书铭顺着他指的方向望过去,就见易丹和黎茵两个在不远处有说有笑,手里各自拎着购物袋,显然刚刚在一起逛街。

赵书铭追黎茵的事已经为很多人知晓,这种级别的帅哥本来是由美女们成群结队赶着过来搭讪,可是他却谁都不关心,整天追在黎茵身后,缠着缠了四年,却依然单身。

别人不明白两人之前的过节,只道追她的路堪比马拉松了。

赵书铭给苏黎打声招呼:“你们先走吧”。顶着他“我明白我明白”的眼神跑了过去。

你明白个锤子,赵书铭想,我之前还被她抓进过局里去。

他快靠近的时候停下了步子,按着她们的频率紧跟,像个尾随痴汉。

前面隐隐约约传来易丹的声音:“茵茵你家里的那套太难看了…比基尼…程铮在……”

比基尼?程铮?他记得黎茵相亲的男的就叫程铮,穿比基尼给他看吗?他被抓起来还是没用吗?

男人的脸色渐渐沉郁,手指握拳捏出深深纹路,他逋一上前刚准备接近,黎茵就把东西递给易丹往公厕小碎步赶。

易丹目送她进去后,一转身就和赵书铭阴沉的脸一撞,吓得往后退了几步。

“赵书铭…?你怎么在这…”易丹注意到他穿着运动服,往他身后还有一群同样服饰的队员望去,顿时明了,“哦,你们是训练完毕了吧”。

她对赵书铭还算熟悉,毕竟很多他送给黎茵的东西都是假经她手,四年了,说不感动那是假的。

不过这俩人之间有一道坎儿,放不放的下还在黎茵身上。

还没细想,赵书铭就指着她手中的袋子问:“你们买的…泳衣?”

易丹诧异:“是啊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和程铮一起?”

“你还知道程铮?!”

赵书铭沉默,把易丹的回复当做自己心里答案的默认,须臾间又抬头:“你们是要到哪去?”

易丹被问的莫名其妙:“下周去…海滩嘉年华玩,你也要一起吗?”

赵书铭往厕所方向瞅了瞅,见黎茵已经出来,突然抓住易丹的肩膀真诚看着她:“麻烦你把你们酒店信息到时候发给我,谢谢了”。话毕扭头就跑。

易丹还沉醉在云理雾里不知所踪,不一会儿黎茵便赶过来揽住她。

“怎么了?一脸呆状,见鬼了?”

“我…刚刚,赵书铭…”

“他?那也差不多,走吧,别管他,我们去吃火锅”。

易丹点头,回头依稀还能辨明赵书铭的身影,见闺蜜无意谈及他,压下心底的疑惑,顺着路到火锅店去了。

程家。

程铮在楼上整理东西,自与易丹约好分开,他就立刻把酒店和一些活动安排嘱咐好,现在进行最后确认。

他看着备忘录中详细的规划,想着一定会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,可是瞬间人又皱起眉头。

要是女孩不喜欢怎么办?程铮点开聊天框,这样贸然是不是不太好,会吓着她?

他颓废的丢开手机,在屋子里走来走去,他好像从来没这么…焦虑过。

程铮感觉自己已经陷入魔怔,并且越来越深,再也出不来一样。

无奈之下他把窗台上的茉莉花拿出来,揪着花瓣嘴里碎碎念:“她喜欢,不喜欢,喜欢,不喜欢……”

正在打扫卫生的程母进屋,看到程铮残害着花连忙去打他的手:“哎哟我的祖宗你在干什么!”

程母把碎花瓣重新放置花盆,给了他一个白眼:“这花惹你了?”

程铮不说话,转过身又继续收拾衣服。

程母把拖把靠在衣柜一边,掐住腰走到男人跟前:“我看你这么无聊周末跟我出去吃个饭局,是你张阿姨家,听说他们闺女刚从国外回来,还单着呢”。

她这是还不死心,也是被自己儿子逼得没办法。

程铮一听就木着脸:“不去,我周末和朋友约好出去了”。

“什么朋友能比和亲妈吃饭还重要?”

程铮不知道想到什么,老脸突然一红,别过去咳了一声。

“咦?”老母亲突然发现了不对劲,她看着儿子耳朵根红彤彤,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,“是……和女孩?”

“……嗯”。

“啊呀!”程母欣慰地捂着胸口,老泪纵横,自家傻儿子和女孩一起出去,现在还害羞起来,终于有情况了啊!她现在简直就想上香感谢列祖列宗老天有眼,自己的孙子梦也是有着落了。

“行行行,和女孩出去好好玩,妈就不打扰了,记得带回来给爸妈看看什么样,啊”。

程铮更不想理她,虽然对程母的话…充满了期待,脸顿时红的和猴屁股一样,他起身拿起拖把直把人往外赶。

程母正在兴头上,没有埋怨自己被推搡出门,哼着歌就赶快和自家老头分享情况去了,一路上要多高兴有多高兴。

程铮听到脚步声下楼,躺下床捡起手机,犹豫许久,最终还是把消息发了出去。

海滩位于S市东边,是罕见的一片白沙地,每到夏季是游客最多的时候,人们站在海边,感受热风吹过身体,面前就是一望无际的翻涌水浪,远远地看过去,海天相接成一线,云与水交融在一起。

每年夏季的嘉年华便更加瞩目盛大,不仅有重量级嘉宾坐镇,临海的五星级酒店也会有促销的优惠价格,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各地游人前来赏玩。

不得不说这条连锁的景区营业的是格外火热。

易丹一行人在酒店放置完行李后便朝海边走去。走在路上她还在幻想本来的计划,好不容易来趟沙滩,她还想着能和黎茵好好休息,两人躺在白沙地上晒着太阳,看着滚滚的浪潮,手中捧起椰子汁,毫无烦恼享受沐浴与放纵,其实现在也可以照旧执行,就是中途出了一点点的…小意外。

程铮给自己订的单人房,易丹黎茵是双人,两个房间是正对着,没有靠在一起,其中还有另一个单间夹在他们之间,一开始也没有多想,当他们安顿完毕准备一同离开时,中间那扇门却突然打开了。

穿着沙滩裤短背心的赵书铭就这样出现在他们仨面前,而且一点不惊讶,看了眼黎茵后,就专注盯着程铮。

时间一瞬静止,四双眼睛大眼瞪小眼,相顾无言。

最后还是易丹以朋友的名义让他和他们一起,于是四人小队就集结去看海了。

黎茵一直到现在都还愤愤不平:“谁说这票难搞酒店难定来着?我怎么觉得是个人来都有位置?你说我上辈子是不是造了什么孽才让我沦落到这个地步?”

易丹在一旁听得心惊胆战,要是让她知道是自己给赵书铭发的酒店消息……会不会打死她?想都想的让她浑身发抖,可她哪能料到赵书铭也会来?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