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士财经网-财经问答百科资讯-财经频道动态

在阳台插的好深~少妇颤抖迎合

山水 141 0

夜晚的动态摄影关键在于快门速度和精准对焦。白初薏迅速调整好相机的白平衡和焦距:“你先随意发挥吧,镜头我来把握。”

 

白初薏正要说什么,口袋里的手沕机突然震动,她示意心蕾停下,疑惑地接了电沕话:“喂,导员你好。”

 

“……嗯……没有……好的,心蕾和我在一起……我们马上回去。”

 

“怎么了?”心蕾刚端起手臂又疑惑地放下,走到她跟前。

 

“就在刚刚,我们隔壁大楼的女生,有人跳楼了。”白初薏抬起头神sè复杂地看着心蕾;“辅导员在依次给我们班的女生打电沕话,确认安全。他让我们马上回宿舍,不要去现场围观。”

 

心蕾一愣,穿起外套换好鞋子就和白初薏火速往回赶。

 

一路上听到路人也在讨论,据说女生是趁室友都不在,直接从7楼的宿舍窗口绝望地跃下,直直坠在宿舍前的huā坛里,当场sǐ王。因为两栋女生宿舍楼挨得很近,匆匆赶来的jǐng沕察和医生已经把心蕾所在宿舍楼的门口给堵住了,只留下一条一人宽的门缝。

 

 文学

相连的几栋宿舍楼也全都暂时封沕锁,所有学沕生只许进不许出,只能乖乖地待在宿舍里。坠楼现场已经拉开了封沕锁线,jǐng戒范围之外停着一辆刚赶到的救护车,周期性闪烁的jǐng示灯像是sǐ神冰冷的目光。

 

不少学沕生从楼上的窗户往下窥沕探,却也只能看到huā坛中沕央的白布隐隐透出一个扭曲的人形,因为天sè太暗什么都看不清,白布上还反射着jǐng示灯的光。

 

人很快被抬走了,一阵秋风呼啸而过,天空突然倾盆大雨,像是上帝惋惜的泪水,粒粒分明的雨滴像是坠落的人影,落在huā坛的泥土上冲散了xuè水,融进土壤。前一天晚上,白初薏一出现,心蕾就挂了电沕话,抹了抹脸颊上的泪,不想被任何人看见她脆弱的样子。白初薏给了她一个wēn暖又充满力量的拥沕抱,心思细腻的女孩子察觉到了什么,却也一个字都没多问。

 

她很想告诉心蕾,如果你活的很难过,那一定是太认真了吧。

 

这种感觉,她懂。

 

周六这天,白初薏让她安安静静地在宿舍休息一天。钟瀚打来的电沕话,她全都挂掉了。

 

她恐惧的是,如今她与他的生活离得越来越远,她和同学一起上课、参加社团活动、一起自xí,这些地方都没有他的身影,和他的共同话题也越来越少,现在她不知道要对电沕话那一头的钟瀚说什么,她害怕总有一天他们之间真的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 

心蕾仰起头看着宿舍窗外永不褪sè的灰sè云海,海底的深处有多安静,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就有多深,安静得像每个人都惧怕着发声。

 

他和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陌生了。

 

下午心蕾又兴致欠欠地去参加了学沕生会后勤部的会沕议,期间一直走神,直到会沕议结束大家都离开时,岑安叫住了她。

 

“学沕妹……钟心蕾!”

 

会沕议主要是由部沕长岑安主持的,而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,心蕾有些做zéi心虚地停住了脚步。

 

希望他别问自己问题。

 

别找她麻烦。

 

她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

“嘻嘻……刚刚那个人员分配名单你看了没。”岑安追上她后就长沕tuǐ一收放慢脚步,与她并排而走,脸上的笑容灿烂。

 

没有。

 

心蕾尴尬地扯了扯嘴角,内心的想fǎ又不好意思直白地说出来。

 

“上面那个名单上没有你的名字,因为两人一组,你刚好又是唯一的女生,所以到时候你就作为机动组人员,哪里需要你就去哪里帮忙。”说着,岑安就又递给了一份分组和任务安排的名单给心蕾。

 

帮忙?帮什么忙?

 

心蕾假装不动声sè,淡定地接了过去,然后用余光飞快地扫了一眼名单周围的字样。

 

“一二•九文艺汇演”

 

这不是学校每年的盛大庆典吗?她脑子转得飞快,顿时明白了个大概。

 

岑安挠挠头,嘿嘿干笑了两下,眼睛却是真诚地看着心蕾:“男生们都比较忙……所以……到时候你可能会跟着我一起去采购物资。”

 

心蕾刚想张嘴说什么,还没来得及吐出一个字,被狭窄的走廊里迎面走来的一个男生打断了。

 

“哟岑哥好巧,我们部门人也不够用了,我想来找你们借个人。”慢悠悠地,看见二人,他吹了一个huá丽地口哨,话是对着岑安说的,目光却赤沕倮倮地落在旁边的心蕾身上,上下打量了一圈,嘴角噙着一丝玩世不恭又不怀好意的笑容,“我看这个学沕妹就挺合适的。”

 

岑安顿时敛起笑容,眸光清冷疏离,他高大的身沕子往前倾了倾挡在心蕾前面护住了她:“她也没空,帮忙的事你还是找别人吧。”

 

男生瘪了瘪嘴,轻哼了一声,路过岑安身边时别有深意地拍了拍岑安紧绷的肩膀:“岑哥别那么紧张嘛……”

 

岑安冷眼看着男生的背影越来越远,全身的肌肉才松懈下来:“他是外联部的尹栋,环境院的。这人总是喜欢以这种理由去勾搭学沕妹。你最好离他远一点。”

 

心蕾慎重又乖沕巧地点点头,放心,她会为了钟瀚守身如玉的,这点决心目前还没有人能动沕摇,以后也不会有的。

 

倏地,站在身边的岑安顿觉眼前发黑天旋地转,不稳似的晃了晃,面sè苍白,眼看就要一个踉跄栽倒,心蕾没多想就眼疾手快扶住了他的手臂:“小心——”

 

岑安跌跌撞撞,飞快抓沕住了走廊边上的栏杆稳住身沕体,回头对她报以惨白又感激的笑容,打趣似的:“差点被他气晕了。”

 

见他没事,心蕾这才松手,关切地看着他。

 

“谢谢你了。刚刚开沕会开晚了点,我有低xuè糖。”岑安一边道谢一边不自然地别开脸,耳根也染上了樱粉sè。

 

心蕾好笑道:“没什么,这不是第一次了吧。上次我在医务室看见学长也是因为低xuè糖晕倒的?”那个时候她以为他是中暑来着。

 

岑安点点头,深深tūn了口气,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果,剥沕开吃下后面sè才渐渐红沕润,等到似乎已经镇定下去了,才又绽放出招牌式的阳光笑容。

 

“要不要……我送你回去?”心蕾试探着问,又有些哭笑不得,一般这种事都是男生开口问女生吧,到她这里刚好反过来了。

 

岑安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:“这怎么行!”

 

“那好吧。”

 

岑安刚想迈开笨重的步伐,结果眼前又是一阵晃动的幻影,手脚冰凉,他垂下头眉头紧锁,眼眶泛青,艰难地开口:“你能帮我去mǎi一瓶可乐吗……”

 

心蕾二话不说就转身去楼下的小mài部mǎi了一瓶可乐,还贴心地替他打开瓶盖递到他跟前。

 

等他眼前的幻影散去,阳光似是让他有些不xí惯,他揉了揉眼睛,接过可乐他咕噜咕噜迅速咽了几口。再次抬头时映入眼帘的是女孩wēn柔关切的视线,清澈的风掠过她的容颜,仿佛双眸中都是liú动的异彩。

 

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,然后挪开视线,声音很轻:“谢谢,我们走吧,现在真的没事了。”
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