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士财经网-财经问答百科资讯-财经频道动态

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:兽夫滚滚来全文免费阅读

山水 141 0

王乔一听到她是回来要钱的,登时脸色大变,毫无留情地讽刺她,“哟,我说苏黎啊,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公司的状况,到处被人追债,眼看都快要支挣不住了,你竟然还开口要钱?

 

且一要竟然是狮子大开口的,五十多万?你还不如直接把公司卖了?哦对了,现在整个苏氏都负债累累,就算搭上你大概也卖不到这个价钱。”

 

“我不信父亲生前还没留下点积蓄,你拿出一些,先让晋儿把手术做了,以后我会连本带利还你。”苏黎忍不住也沉起脸来。

 

但王乔一听,脸色更加难看起来,几乎快扭曲起来了,声音也变得尖细了许多,“积蓄?你竟然还知道有积蓄这事?呵呵,你倒真是有个好爸爸,我跟他同床共眠这么久,还一点都不知道呢?你不管家,不知道我的艰难,自从你爸去世之后,家里和公司是什么情况,你都是清楚的。外头欠了一屁股的债,你让我去哪里拿钱给你?”

 

苏黎一愣,随后就惊诧起来,“不可能,就算再艰难,怎么会连苏晋做手术的钱都拿不出来。”

 

“没有就是没有,你还要我怎么样?”王乔也怒了。

 

“好呀,你还知道你爸爸存有钱,那我倒是要问你,这些年来,你爸到底偷偷地给你姐弟俩存了多少钱?公司都这样子,你也不拿出来,反倒回来问我要钱,苏黎,你安的什么心,难道要你爹留下来的公司倒闭了,你才满意!”

 

 文学

“你……苏晋也是苏家的人,你怎么可以置之不理!”苏黎来之前就想到这件事情不会太简单,但没想到王乔的态度居然这么决绝。

 

“胡说的是你吧!你弟不是才刚做过手术吗?才几天?怎么又要做了?苏黎,你别怪我心狠,同样都是苏家的人,但凡我有点能力,我都不会这么绝情的。

 

家里真的是一分钱都没有,就连我们住的房子都抵押了,你另外去想办法吧,只求别再出现在我眼前,公司的事情都已经够我忙得焦头烂额的了,我也不指望你们能帮上什么忙了,只求你们不要再出现添麻烦就行。”

事情总是陷入走投无路的境地,她该怎么办呢?按照苏家现在的情况,就算苏黎去跟别人借钱,也未必能够借的到。

 

去医院的路上,苏黎突然遇见了一位以前跟父亲合作过,她见过几次的方老板,他一见苏黎,就好像早就打听好了似的,一来就热情且关切地问她,“哟,这不是小黎吗?好久不见,怎么都瘦成这样了?我听说你为了弟弟的事情,最近在到处借钱,对不对?”

 

苏黎警惕起来,但碍着礼貌,只得点头回应了一句是的。

 

“你怎么不来找方叔叔呢?”

 

“我……”苏黎不知道该怎么接话。

 

“需要多少钱,我借你。”

 

苏黎一愣,虽然以前父亲跟他有点交情,但是不问数目就豪爽的要借钱,总感觉不安。“方叔,你知道我家现在的情况吗?如果你借给我钱的话,我可能没有那么快就能够还你。”

 

谁知方老板竟然笑了起来,“我知道,但是我也清楚你弟弟现在的情况,已经等不及了吧。救人要紧,钱的事情不重要。”

 

一听到有人能帮自己,苏黎顿时觉得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,脱口问道:“真的?”

 

“当然,都这个时候了,难道你方叔叔我还会骗你不成。”方老板脸上笑意加深。

 

苏黎被他盯得浑身一阵难受,甚至还起了层鸡皮疙瘩,瞬间想起了那次被林忠强骗到酒店去的事情,脸色刷的一下惨白一片。

 

“方叔,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钱的事情,我会重新想办法的。”苏黎往后退了退,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大街,量对方也不敢做什么。

 

方老板却眉开眼笑起来,几乎立即往她身上凑近过来,语气也一改先前客客气气的模式,骤然伸出一只油腻的胖手扶着下巴,语气满是可惜:“小可怜模样长得真水嫩别致!难道就没想过找个依靠?你自己一个人在苏家,恐怕很艰难吧。无依无靠不说,还要担负着你弟弟这个累赘……”

 

苏黎立即被吓得惊跳着退开几步,沉着脸怒瞪他,“方老板,我弟弟不是累赘!”

 

方老板立即拉下脸来,反而威胁道:“我好心好意借你钱,你不领情,是不想救你弟弟么?!”

 

父亲一过世,以往那些人的真面孔便连装都懒得,看着苏黎的眼神满是贪婪。

 

陡然间,苏黎感觉到手臂一紧,一只大手竟抓住了她,同时一道冷冽的声音从头顶砸下来,“苏老师,这么巧。”

 

苏黎猛然抬头,一眼就见到陆寒时那双含着怒意的黑眸,正危险地盯着自己。

 

不由得瑟缩一下,苏黎试图挣脱自己的手,奈何陆寒时却加大力道,把她抓得更紧,几乎似要掐断她的手臂一样。

 

“你干什么?放开我!”苏黎只得挣扎道。

 

但陆寒时不但不听,反而一把将她拽过来,扯到胸前,他打量着怀里的苏黎,见她眼眶微红,一副受了欺负的委屈样,便眯着眼冷声道:“你跟个男人站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

“哎哎哎,你什么人?我们两个人说话聊天,关你什么事情?”方老板回头一见这情景,立即满脸怒意地冲陆寒时吼道。

 

“我是不是跟你说过,少跟不三不四的垃圾呆着?”陆寒时捏了捏苏黎的下巴,语气里是藏不住的暴躁。

 

苏黎吃痛的皱起了眉头,他什么时候说过这些话?“嘶,好痛……”

 

“痛就对了,让你长长记性。”陆寒时冷哼了一声。

 

方老板在边上听见自己被形容成垃圾,都快要跳起来了,“你这话几个意思?说谁垃圾呢?妈的,你没长眼睛吧!知道我是谁么?”

 

陆寒时看着她发红的眼眶,觉得心房像是被羽毛轻抚过,痒得很,但他对哄女人并不在行,“苏老师,有我在,别哭了。”

 

苏黎一愣,她哪里哭了?可心里不知怎的,对他突然压低了嗓音的一句话,扰乱了。

 

陆寒时对着她柔情万千,可方老板才准备插话,他瞬间满脸默沉下来,紧抿起双唇,冷冷地盯着那人。

 

刹那间,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火药味,频临着爆发的边缘。

 

苏黎几乎僵直着身子,一时之间,进退两难的,虽然方老板话语里不怀好意,可到底没对她做出什么实际性的伤害。

 

“找死!”随着陆寒时的话,一只拳头就随势挥了过来。

 

下一秒,只觉得眼前一花,“砰”一声,方老板立即捂着口鼻,痛苦地弯身蹲到地上。

 

而陆寒时只甩了甩手,像甩掉手上的脏东西一样,不屑地嗤笑起来,“什么玩意,也敢在爷面前叫嚣!”

 

然后不由分说地拉着苏黎大步地离去。

 

一路到停车场,陆寒时毫不犹豫地将苏黎塞进车子里,锁上车门,自己也坐上去,就启动车子,扬长而去。

 

动作一气呵成,甚至连苏黎都没反应过来,为什么要跟这个家伙走。

 

“前面拐个弯就到医院了,我在那里下车。”苏黎平淡的开口道。

 

陡然一个急促的刹车,惯性之下,苏黎被安全带子勒得差点背过气去,不禁急声咳嗽了几声。
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